首页 » 癌症研究 » 乳腺癌新药!罗氏SERD疗法giredestrant新辅助治疗ER+/HER2-绝经后早期乳腺癌:显著抑制肿瘤增殖!

乳腺癌新药!罗氏SERD疗法giredestrant新辅助治疗ER+/HER2-绝经后早期乳腺癌:显著抑制肿瘤增殖!

来源:本站原创 2021-09-21 02:31


2021年09月20日讯 /生物谷BIOON/ --罗氏(Roche)近日在2021年欧洲医学肿瘤学会(ESMO)虚拟大会上公布了随机2期coopERA乳腺癌试验的中期数据。该试验正在评估下一代口服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SERD)giredestrant(前称GDC-9545)新辅助治疗ER阳性、HER2阴性绝经后早期乳腺癌(eBC)患者。

结果显示:在治疗14天后的机会窗口期,与阿那曲唑(anastrozole)相比,giredestrant治疗显示Ki67(衡量肿瘤增殖的预后标志物)降低(分别为:80% vs 67%,p=0.0222)。giredestrant的安全性与之前的试验保持一致,较少患者出现与giredestrant和阿那曲唑相关的副作用。

罗氏首席医疗官兼全球产品开发主管Levi Garraway医学博士表示:“我们很高兴与大家分享giredestrant的第一个随机2期数据,显示:giredestrant在早期HR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中giredestrant具有令人鼓舞的活性和安全性。我们正在进行的HR阳性乳腺癌综合项目旨在解决那些仍在经历生活质量受到深远影响的患者群体中的重大未满足需求,包括抗药性和疾病复发风险。”

giredestrant化学结构式(图片来源:medchemexpress.com)

giredestrant是一种口服、新一代SERD,旨在完全阻断ER信号,该药具有强大的受体占有率(Receptor Occupancy),并显示出特殊的临床前特征。雌激素通过附着在ER上促进HR阳性乳腺癌细胞生长。giredestrant通过阻断该受体来阻止雌激素的作用,并在此过程中导致受体降解。在临床试验中,giredestrant已显示出疗效,无论ESR1突变状态如何(ESR1基因突变是激素治疗耐药的重要机制)。

2020年12月,美国FDA授予了giredestrant治疗ER阳性、HER2阴性、二线和三线转移性乳腺癌的快速通道资格(FTD)。giredestrant通过口服给药,具有令人鼓舞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并在临床前表现出优于其他SERD的效力。口服giredestrant有潜力改变患者的治疗体验,与肌肉注射疗法相比,提供了一种具有更大便利性和更少痛苦的治疗选择。

来自coopERA乳腺癌研究入组的83/202名患者的中期分析数据表明,与阿那曲唑相比,giredestrant具有更好的抗增殖活性,并且在HR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中具有良好的安全性:

在这项新辅助(术前)研究的机会窗口期(1-14天),使用相对Ki67减少作为增殖生物标记物来评估giredestrant的药效学效应,这表明治疗抑制肿瘤生长的能力:(1)giredestrant的Ki67平均降低80%(95%CI:-85%,-72%),而阿那曲唑的Ki67平均降低67%(95%CI;95%CI:-75%,-56%),p=0.0222。(2)在基线Ki67≥20%的患者或基线Ki67<20%的患者中,giredestrant治疗均观察到一致的Ki67抑制(基线Ki67≥20%人群:83% vs 71%;基线Ki67<20%人群中:65% vs 24%)。(3)治疗14天后,giredestrant治疗组有25%的肿瘤显示出完全细胞周期阻滞率(CCCA),阿那曲唑为5%(Δ20%;95%CI:-37%和-3%)。giredestrant的安全性与其作用机制一致,与giredestrant相关的副作用(28%)少于阿那曲唑(38%)。没有发生与giredestrant有关的≥3级不良事件(AE)或严重不良事件。(生物谷Bioon.com)

相关标签